耶稣爱你!上帝祝福你!

基督教传媒

当前位置: 首页 > 地方教会 > 教会史料 >

基督教故事:十二、教会大分裂

时间:2016-01-23 20:32来源:《教材》2015年5期 作者:严锡禹 点击: 评论
东西方教会在教义上的争论是全方位、多方面的:东部教会在圣餐礼中使用有酵饼,而西部教会则恰恰相反,使用无酵饼;二者在圣诞节的时间问题上也难以达到一致。
今天,我要跟大家谈谈教会历史上的另一个重大事件,历史上习惯称之为东西方教会大分裂。因着这个事件,基督教被分成了两大教派:西方教会的天主教和东方教会的东正教,与后来产生的新教并称基督教三大教派。
    
说一个重大事件,其实是一系列事件组成的。俗话说: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东西方教会大分裂正是这一中国俗话的证明。
    
(一)
    
在介绍古代教父的时候,我们曾经说过,早期的传教区域虽然主要都在罗马帝国境内,但由于罗马帝国疆域辽阔,境内包含着各种各样的文化、风俗,教会史上通常以不同的语言区来划分罗马帝国的文化区。
 
我们说过,基督教的教父有希腊教父和拉丁教父之分,而这两种教父的划分标准,就是教父写作时所用的语言,用希腊文写作的称为希腊教父,用拉丁文写作的称为拉丁教父。
 
我们今天要讨论的东西方教会大分裂,基本上就是希腊语区教会与拉丁语区教会的分裂,希腊语区在罗马帝国东部,习惯上称为东方教会,拉丁语区在罗马帝国西部,习惯上称为西方教会。
    
东西方教会的分裂,原因是多重的,其中基础性的原因是东西罗马帝国的分裂。
 
公元四世纪以前,罗马基本上是一个靠武力统一的大帝国,395年,帝国皇帝狄奥多西一世(Theodousius Ⅰ)去世,临终之际,将帝国分封给两个儿子:长子阿卡迪乌斯(Flavlus Arcadius)为东部帝国的皇帝,次子霍诺里乌斯(Flavius Honorius)为西部帝国的皇帝。
 
罗马帝国再次进入分治时期,同时存在两个皇帝,两个政府,西部首都设在罗马,东部首都设在君士坦丁堡。自此以后,东西部走上了渐行渐远的发展道路。
 
476年,西罗马帝国最后一位皇帝被废除,后世史学家以此为标志,认为西罗马帝国的统治从此结束。
 
此后,东西罗马的差异进一步加大,政治、文化、宗教各个方面都存在着不同的理解。这成为东西方教会分裂的基础性原因,或者可以说分裂的政治原因。
    
西罗马帝国灭亡后,东罗马帝国以拜占庭帝国的形式继续存在,基督教也在这里得到发展。然而,由于君士坦丁的强势作用,自公元4世纪后,东部教会就始终处在罗马皇帝的严密控制下,皇帝有权决定教会的一切重大事情,如召开公会议、任免主教、处罚教士等等。
 
西部教会的情况则完全不同,由于西罗马帝国皇权的衰落,反而使得这里的教会拥有较高的自主权,罗马主教的权力有时甚至超过皇帝的权力。
    
公元7世纪以后,伊斯兰势力在西亚地区兴起,向西征服了受希腊文化影响的大片区域,从而大大削弱了东罗马帝国的势力,教会的影响力也相应萎缩,辐射范围仅达到君士坦丁堡和希腊地区。
 
公元9世纪,东部教会向斯拉夫人传教,约988年,基辅罗斯大公弗拉基米尔一世(Vladimir Ⅰ)受洗入教,东部教会进入俄罗斯,日后发展成为东部教会一股重要的力量。
   
(二)
 
教义上的分歧当然也是东西方教会分裂的原因之一。
    
长久以来,东西方教会在若干教义问题上一直存在着分歧。东部教会深受希腊文化影响,更加关注抽象、玄奥的神学论证,神学取向上带有浓烈的神秘主义色彩。由于强调希腊哲学的方法,神学成了一门精英学问,与广大信徒的关系并不那么密切。为了保持教会与信徒间的关系,东部教会越来越关注外在礼仪,在崇拜过程中,营造一个神秘的氛围。东部教会主张,得救最直接的方法是作修士。因此,普通信徒一生中总要安排一段时间出家作修士,这种风气连皇帝也很少例外。
   
西部教会则深受拉丁文化习染。拉丁文化强调秩序、法律,所以西部教会把基督的福音看作新的律法。在这样的文化氛围下,西部教会将法律观念引入教义解释系统,使得西部教会的许多教义都打上了法律的烙印。如十分强调“原罪说”,坚持主张人生而有罪。为了更好的解释基督教的救赎理论,西部教会发展出了一套补赎礼。
    
补赎礼(penance)本来是为那些受洗后又犯罪的信徒设立的,这种圣礼要在公开场合举行,而且只能有一次,它表示教会再次接纳这个犯罪的信徒。补赎礼的有效范围最早并不包括像奸淫、谋杀、叛教等这类重罪,后来逐渐将这类罪也纳入到补赎礼的覆盖范围之内,这种情况大概出现于6世纪后期。
    
自6世纪起,教会发行了许多手册,用于指导行补赎礼的信徒,详细描述哪种方法行的补赎礼可以对哪些罪有效。
 
其中一本叫《告解手册》(Poenitentiale),手册中规定,补赎礼包括禁食祷告、施舍、过禁欲生活,最严厉的补赎是永久流放。如果悔罪者愿意一天一夜不停地背诵诗篇,或者做一件特别困难的事情,补赎也可以相应减轻。
 
此外还可以通过下述途径来实现补赎:换一种惩罚方式,或者出钱请其他人替自己补赎。
    
新形式的补赎礼象征内心痛悔(contritio o)、忏悔祈祷(confession oris)和因功补罪(satisfaction operis)。痛悔常被强调,在神父前的忏悔成为必有的仪式。公开的仪式让位给私下的忏悔。1215年召开的第四次拉特兰公会议作出规定,信徒每年至少举行一次告解。
    
当时对行善功和补赎礼的要求非常严格。补赎可以是施舍,也可以是禁食。一般的善功包括到圣地朝圣,鞭打自己,或者入修道院修道,比较严厉一点的,就是接受处罚。
 
这些方法大概源于凯尔特人的补赎礼。比如在凯尔特人的告解手册中就有这样的规定:施舍可以代替禁食,长时间的禁食或者连续不断地诵读诗篇,可以缩短体罚的时间。
    
(三)
    
公元325年,尼西亚公会议召开,会议制定了一份信经,这就是教会史上著名的《尼西亚信经》。但这还不是今天教会流行的信经。今天的信经文本是经过381年君士坦丁堡公会议修定过的,因此,该信经的全称应为《尼西亚君士坦丁堡信经》。
    
我信独一上帝,全能的父,创造天地和有形无形万物的主。我信独一主耶稣基督,上帝的独生子,在万世以前为父所生,出于上帝而为上帝,出于光而为光,出于真神而为真神,受生而非被造,与父一体,万物都是借着他造的;为要拯救我们世人,从天降临,因着圣灵,并从童贞女玛丽亚成肉身,而为人;在本丢·彼拉多手下,为我们钉于十字架上,受难,埋葬;照圣经第三天复活;并升天,坐在父的右边;将来必有荣耀再降临,审判活人死人;他的国度永无穷尽;我信圣灵,赐生命的主,从父出来,与父同受敬拜,同受尊荣,他曾借众先知说话。我信独一神圣大公使徒的教会;我认使罪得救的独一洗礼;我望死人复活;并来世生命。阿们!
    
在论到圣灵的一段中,信经是这样说的:“我信圣灵,赐生命的主,从父出来,与父同受敬拜,同受尊荣,他曾借众先知说话。”后来西部教会在“父”字后面加上“和子”二字,使这段文字成为“我信圣灵,赐生命的主,从父(和子)出来,与父(和子)同受敬拜,同受尊荣,他曾借众先知说话。”对西部教会这种擅自修改信经的举动,东部教会坚持反对,他们不同意加上“和子”二字。
    
东部教会在神学上受到阿利乌派的影响,主张父上帝的地位高于圣子和圣灵,他是一切神性的来源,不与圣子分享自己的根本性神性。根据这一主张,圣灵当然只能来源于父上帝,不能来源于圣子。
 
此外,东部教会而指出,擅自修改信经,是无视大公会议权威的行为,为了维护大公会议的权威,也不能擅自修改信经。
    
这场争论就是教会史上著名的“和子句”(Filioque)之争。在东部教会强烈的攻势下,西部教会没有回击,他们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采取观望的对策,直到11世纪将尼西亚信经用于弥撒时,“和子”二字才被正式认可。
    
当然了,教义的争论不单单在上述几个方面。事实上,东西方教会在教义上的争论是全方位、多方面的,如圣餐礼的争论。东部教会在圣餐礼中使用有酵饼,而西部教会则恰恰相反,使用无酵饼。再如,二者在圣诞节的时间问题上也难以达到一致。总之,东西部教会在公元5世纪后,裂痕越来越大了。
    
(四)
    
而加速这一裂痕扩大的因素是罗马主教与君士坦丁堡主教在整个教会中的地位问题。
    
451年召开的卡尔西顿公会议规定,君士坦丁堡主教与罗马主教拥有平等的地位。但是,罗马主教利奥一世拒绝接受。595年,君士坦丁堡主教宣称自己是“普世教会牧首”,而西部教会则尊称罗马主教为普世主教年长的弟兄,拥有首席主教的地位。800年,东部教会否认罗马主教拥有加冕世俗皇帝的权力。
    
860年,第二次出任君七坦丁堡主教的弗提乌(Photius)要求罗马主教尼古拉一世(Nicholas I)承认他的君士坦丁堡牧首地位,遭到拒绝。尼占拉一世不仅拒绝了弗提乌的要求,而且还于3年后宣布弗提鸟圣职是非法的,公开革际其圣职。弗提乌也不甘示弱,于867年绝罚了尼占拉一世,所谓绝罚,就是开除教籍。869年,继任的罗马主教阿德里安二世(Adrian II)召集会议,宣布绝罚弗提乌。10后,东部教会也召开会议,否定西部教会对弗提乌的绝罚令。此时双方关系有所缓和,罗马主教约翰八世对东部教会的决定予以认可。
    
11世纪中叶,为了争夺西西里教会的控制权,东西部教会争端再起。当时君士坦丁堡主教是色路拉里乌(MichaeI cerularius),罗马主教是利奥九世。罗马教会禁止侵入意大利南部的诺曼人使用希腊礼仪,改用拉丁礼仪。作为报复行动,东部教会牧首下令,拜占庭帝国境内所有使用拉丁礼仪的教会,一律改用希腊礼仪。
1053年,君士坦丁堡主教写信给罗马主教,指责他在“和子句”问题上犯了异端的错误。罗马主教在回信中针锋相对,指责君士坦丁堡主教滥用“普世牧首”的称号,声称罗马主教才拥有“普世”领导权,同时也谴责东部教会强迫信徒采用希腊礼仪。
 
1054年,为了缓和双方矛盾,罗马主教利奥九世派遣由红衣主教洪贝尔(Humbert)负责的三人小组,前往君士坦丁堡调解双方矛盾。
 
然而,双方在礼仪问题上发生激烈争吵,互不相让。盛怒之下,洪贝尔将罗马主教绝罚色路拉里乌的谕令放置在圣索菲亚大教堂的圣坛上,自己则愤而返回罗马。色路拉里乌立即召开会议,谴责罗马主教使节,绝罚利奥九世。
 
这个双方相互绝罚的事件,标志着东西方教会的大分裂。自此以后,东部教会以正统自居,自称正教,史称东正教。因其崇拜仪式主要采用希腊礼仪,所以也称“希腊正教”。后来,随着俄罗斯在东正教中势力的扩大,又被称为俄罗斯正教。
 
西部教会则强调其普世性,认为罗马主教是普世主教,因此自称“罗马公教”,并在此基础上发展出教皇制。1583年,该教传入中国,被称为天主教,相沿至今。
    
虽然双方主教相互绝罚,严重损害了东两方教会的感情,但彻底的分裂还要往后延续若干年。1204年,十字军第四次东征,攻占君士坦丁堡后,罗马公教的士兵洗劫丁这个东方古城,给城里的东正教信徒带来灾难性的破坏,致使他们怀恨在心,决不原谅西部教会的野蛮行为。直到此时,东西方教会最后一丝和解的希望也破灭了。
东西方教会分裂的局面一直持续到1965年,双方才最终彼此撤销了绝罚令。
 
下期预告:教权皇权。
 
 
《教材》2015年5期123--129页教会史, 2015年12月27日礼拜天15:10扫描,2016年1月18日礼拜一15:43审核校对。更多《教材》2015年5期文章,欢迎点击基督教传媒http://www.jdjcm.com/wenzhai/1387.html阅读。
(责任编辑:admin)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