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稣爱你!上帝祝福你!

基督教传媒

当前位置: 首页 > 地方教会 > 教会史料 >

昭武九姓与景教信仰

时间:2014-09-15 21:46来源:《天风》2014年3期 作者:徐晓鸿 点击: 评论
景教在特殊的历史时刻成了特殊的过客,这些深深值得今人不断反思。长久得不到百姓支持的宗教一定是短命的,像佛教那样融入民族文化之中,才不会随着统治者的喜好而兴衰。
在古老的丝绸之路,中亚沙漠中的绿洲上,曾经散落着一些部族聚居的小国,后世的历史学家和人类学家给了他们一个共同的名字——粟特人。这是一个深深影响了中国历史发展进程的异域民族,他们身上有着太多鲜活的、让我们过目不忘的特性,能歌善舞、心灵手巧、懂多种语言、善于经商。为了美好的生活,他们不惧背井离乡、万里跋涉,从遥远的撒马尔罕,结伴而行,一路向东进入中华大地,为此被西方历史学家誉为“东方腓尼基人”。自南北朝到隋唐,不断东迁的粟特人,逐渐接受汉化,取得汉姓,故此也被称为“昭武九姓”。
    
“昭武”一词最早见于《汉书•地理志》,即汉代所属的张掖郡昭武县(今甘肃临泽,下同)。昭武九姓的史料可见于《魏书》、《北史》、  《隋书》、《前唐书》和《后唐书》中的“西域传”。据《隋书》记载,昭武九姓本是月氏人,旧居祁连山北昭武城,因被匈奴所破,西逾葱岭,枝庶分王,有康、安、曹、石、米、史、何、穆、毕等九姓,皆氏昭武,故称昭武九姓。居民主要务农,兼营畜牧业。
    
粟特人夙以善于经商著称,长期操纵丝绸之路上的转贩贸易。早在东汉时期,洛阳就有粟弋(即粟特)贾胡。敦煌古代烽燧下,曾发现写在纸上的“古粟特语信柬”数件,其内容反映了东汉末或西晋时粟特人的经商组织和活动。南北朝以来,粟特人经商范围更加扩大,并不时为一些国家承担外交使命,如545年北周曾派遣酒泉胡安诺盘陀(生卒不详)出使突厥。在唐代,经商的昭武九姓胡人常被称为兴生胡或简作兴胡。从敦煌、吐鲁番出土文书看,兴胡与县管百姓、行客并列,表明他们可能有一定的特殊身份或社会地位。
 
一、昭武九姓与景教的关系
 
约在六世纪初,景教士就曾沿丝绸古道来到北魏首都洛阳。《洛阳伽蓝记》卷四永明寺条记洛阳佛教盛况说:“百国沙门,三千余人,西域远者,乃至大秦国,尽天地之西垂。”佛教从未传入罗马帝国境内,这里说的大秦国“沙门”当指混迹于洛阳佛寺的景教士。
 
《资治通鉴》卷一四七记:梁武帝天监八年(509年),“时佛教盛于洛阳,沙门之外,自西域来者三千余人,魏主别为之立永明寺千余间以处之”。这段史料明言从大秦国到洛阳的三千余人均属“沙门之外”。如果真是这样,这将是记录基督教入华的最早汉文史料。
    
不少学者认为:昭武九姓中人多信仰火袄(ǎo)教,却常忽略他们中的不少人是景教徒。约在公元六世纪至八世纪,中亚粟特地区就已经有景教的传播,迄今为止,不少考古发现证实了粟特人中的景教信仰,如撒马尔罕出土的盛骨瓮上装饰的十字架和其他基督教符号,片治肯特发现的刻有圣经《诗篇》的陶片、塔什干出土的带有十字架的硬币,这些都表明在粟特本土就有景教的信徒。而在碎叶这个“诸国商胡杂居”之地,甚至还发现了一座景教教堂遗址。九世纪至十世纪,在新疆高昌古城发现了回鹘景教寺院的十字架壁画以及出土了大量多种语言的景教写本,特别是粟特文景教圣经等文献被屡屡发现,表明中亚粟特诸部族不仅有景教教徒活动,而且一些粟特人也成为皈依者与传播者。吐鲁番发现的粟特文《大秦景教三威蒙度赞》,或许还与敦煌出土的汉文本同名的文献有关。
    
随着不断的考古发现,昭武九姓在唐代的景教徒越来越多。除了活跃于长安、洛阳两京的粟特胡商外,活动并定居于这些地方的还有一些中亚上层人物,他们大多作为“质子”或其后裔,“质子”制度是当时强大的大唐帝国为与周边小国保持友好关系而设定的。九姓之国入质于唐的中亚王室成员不少,这些人入唐后,受唐册封,享受种种优厚待遇,有的则入仕为官。尤其是出土于西安一代中亚胡人的墓志铭,除李素、卑路斯为波斯人外,其余均为昭武九姓胡人,部分墓志甚至反映了他们的信仰。著名的粟特胡人墓志铭包括:康志达、安禄山、康阿义屈达干、李(安)抱玉、李(安)国珍、曹惠琳、安令节、安万通、安菩、曹明照、米萨宝、米亮、米继芬、何少直、何文哲、石崇俊、石忠政、史思礼、安元寿夫人翟氏、何文哲原夫人康氏、史诃耽原夫人康氏、安金藏等。
    
粟特人的另一个特征是喜欢群体聚居,这也许与其信仰和生活习俗有关,犹如今天的回族一样。除两京外,罗布泊、伊吾、敦煌、凉州都有粟特人聚居部落,所不同的是,居住于两京的粟特人汉化程度更快。大体来讲,唐代长安粟特人的汉化可表现在姓氏名字、婚姻情况、丧葬习俗、宗教信仰及研习儒典几个方面。入华之初,中亚诸国人多以国名为姓,如康国以康为姓、安国以安为姓,米国以米为姓等,这既是一种辨认国籍的标志,也是一种对汉姓的模仿。后来一些功勋卓著者,有的也被皇室赐姓为国姓“李”。
    
粟特景教徒的群居特点,也在不久前发现的洛阳龙门石窟西山瘗(yì)穴中得到印证。发现于西山北段红石沟北崖的窟龛(kān:供奉佛像、神位等的小阁子)群,共有小型洞窟2个、方穴13个、圆拱形穴1个。据专家介绍:红石沟的这些小型洞窟和方穴,应为埋葬景教信徒遗体或骨灰的瘗(yì)窟和瘗(yì)穴,其时代亦应在唐代,因为安史之乱后,龙门石窟很少再开凿墓穴。洞穴上方的崖壁上刻有一个略向左倾斜近乎正方形的十字架,该十字架图案与西安《大秦景教流行中国碑》和洛阳《大秦景教宣元至本经》经幢的十字架图案十分接近。在十字架图像右侧还有一个汉字,貌似西域胡人“昭武九姓”中的“石”字,“石”字很可能就是墓葬主人的姓氏。该瘗(yì)穴是目前所知国内最早的景教墓葬群遗迹。
 
二、家世显赫的诸姓与景教名人
    
根据历年来的出土文物和考古发现研究,昭武九姓中的景教徒大都集中在了康、安、米、石诸姓中,这些姓氏,有的也曾一度是显贵。
    
根据《资治通鉴》的记载,昭武九姓中,康氏是一显族。他们或流寓于长安,或迁徙至洛阳。来自唐以前的不论,仅唐朝居留长安的著名人物便有:康艳典(亦作康染颠)、康拂就延、地舍拔、康谦、康昆仑、康萨陀、康老胡雏、康植等;居住在洛阳的有:康磨伽、康留买、康枚、康武通、康续、康庭兰、康洽等。这些人中,康艳典是康国大首领;康拂航延、地舍拔兄弟曾为石城镇将;康谦玄宗时为安南都护,肃宗时为鸿胪卿;康磨伽、康留买兄弟随裴行俭抗突厥有功,授予军职;康枚、康武通、康续都是贵族出身。康姓家族中最为有名的当属安禄山,安禄山本姓康。后被安波主收养,易姓为安。由于安禄山、
史思明的叛乱,唐朝由盛转衰。
    
康姓中,也有景教徒。2006年出土并发现的《洛阳景教经幢》包括了“大秦景教宣元至本经”和“经幢记”两部分。特别是“经幢记”除了显示此墓的墓主为“安国安氏太夫人”外,还记载了主持并参与、见证此事的景教神职人员,这些神职人员中,有一位俗姓“康”,其圣职是“九阶大德”,法号志通。
    
安氏是昭武九姓中另外一支有影响的部族。在长安的安氏名人有安(李)抱玉、安(李)抱真、安叱奴、安附国、安令节、安万善、安辔新、安菩等;居住于洛阳的有安延、安神俨等。安(李)抱玉、安(李)抱真兄弟出自火袄(ǎo)教世家,也是唐朝的名将,其父因军功拜右武卫大将军,归国公,兄弟袭父爵,赐居长安,并赐姓李;安叱奴官拜散骑侍郎;安附国之父因率部归唐,曾拜左武卫将军,封定襄郡公,他本人亦被封侯,授上柱国;安令节、安延、安神俨祖上或父辈都曾为前朝高官。
    
安氐家族最著名的景教徒是《洛阳景教经幢》中“安国安氏太夫人”及其家族,经幢统称为“中外亲族”,包括了“亡师伯和”(可能是景教教士);兄“承家嗣嫡”,建立经幢;“弟景僧清索”(明显的景教教士)?“从兄少诚”,参与建经幢的堂兄;“舅安少连”;“义叔上都左龙武军散将兼押衙、宁远将军、守左武卫、大将军置同政员(名字缺失)”;此外还有一位缺失姓名的军官,可能地位较高,排在“中外亲族”的首位,官职是“敕东都右御林军押衙、陪戎校尉、守左威卫、汝州梁川府……”。由此看来,作为景教徒的安氏家族,在洛阳一带有相当大的影响,正因为如此,洛阳大秦寺的僧人,倾巢而出,举行了盛大的为“安国安氏太夫人”迁葬的仪式。
    
米国也许是昭武九姓中势力较弱的一国,米氏迁居中原也很早。然而米氏却是与景教关联最多的一个姓氏。唐代知名的米姓人物有:米萨宝、米亮、米嘉荣、米禾稼、米万槌、米继芬等,皆居住于长安。其中:米萨宝由于是火祆教首领,研究的文献非常多,此处重点不同,不再详述。
    
1955年,在西安西郊三桥出土的《米继芬墓志》,揭开了这个米氏家族的景教信仰背景。根据墓志记载:米继芬的祖先“代为君长,家不乏贤”,这句话可能不是攀附吹嘘之词,因为他的父辈是作为米国的质子来到长安的,按照唐朝的制度,质子必须是其王室直系成员或番王之子。他的父亲突骑施“邀质京师,永通国好”,故此“特承恩宠,累践班荣”。历任唐朝武散阶正二品辅国大将军,正式职位是正三品左领军卫大将军。米继芬后来继承了其父的质子身份,“身处禁军,孝以敬亲,忠以奉国”,历任大唐左神策军故散副将,游骑将军;守左武卫大将军同正兼试太常卿、上柱国。墓志称赞米继芬“四善在意,七德居心;信行为远迩所称,德义实闾里咸荷”。
 
另外,米继芬的夫人亦姓“米”,育有二子。其长子米国进也是禁军武官,任右神威军散将,官衔是兵部正五品下宁远将军,职衔是京兆府隶属下的崇仁府折冲都尉;幼子“僧思圆,住大秦寺”,明确记载是一个景教教士。思圆所住的大秦寺,应该是唐长安义宁坊的大秦寺,该寺是贞观十二年(638年)唐太宗诏令波斯大德僧阿罗本所建。据学者考证该寺院离米继芬家族的住所礼泉坊中间只隔一条街,米氏家族的显赫地位,影响着周围的粟特人,同时也以信仰的纽带,维系着米国人之间的联系。
    
除长安外,《洛阳景教经幢》的出土,揭示了洛阳米姓与景教的诸多联系。在为“安国安氏太夫人”迁葬的过程中,洛阳大秦寺法主法和玄应,俗姓便是米;威仪大德玄庆,俗姓还是米。我们不知道这两个人之间是否有血缘关系,但可以肯定的是,他们都出自米姓望族。
    
对于石国的研究,现在的史料不算丰富,唐朝的石姓知名人士有:石万年、石崇俊、石忠政、石国胡儿、石福庆、石诫直、石宝山等。但除了石万年、石崇俊外地位都不算太高。
    
洛阳龙门石窟西山瘗(yi)穴的发现,填补了粟特景教徒墓葬群窟的空白,尤其是在十字架图案右侧约46厘米处,竖向刻有字径约7厘米的“石”字。进一步证实了这里大致是“石”姓景教徒们的瘗(yì:掩埋,埋葬)穴,石姓景教徒看来是一个大家族,而非个体,共同的信仰特征成为族群连接的纽带。
    
昭武诸姓中的其他姓氏是否有景教徒,目前缺乏直接的证据,故此不再论述,但可以肯定的是景教对粟特人的影响可能仅次于火祆教。
    
三、关于景教覆亡的另一种推测
    
昭武九姓在唐代文人的诗歌唱和中留下了不少印记。如李白的《上云乐》提到的“金天之西,自日所没。康老胡雏,生彼月窟”,康老胡雏便是康国人;李端《赠康洽》开篇即言“黄须康生酒泉客,平生出
入王侯宅”,说明康洽的地位不低。此外,李绅的《悲善才诗》,悼念的是曹国人曹善才;白居易的《听曹刚琵琶兼示重莲》,写的是曹国人曹刚的琵琶技巧等,其他不可考的关于胡姬酒肆之作更是比比皆
是。
 
民族大融合使得汉族的文化、艺术、风俗、服饰、饮食等各方面更加丰富,然而外来民族在宗教上的影响却微乎其微。唐朝初年,曾禁止汉人信奉火祆教,而火袄教早于景教来华,当时的影响也大过景教,这些禁令可能延伸到佛教以外的外来宗教。截至目前,尚未找到汉人接受景教信仰的事例。
 
唐代是中国封建社会最为开放的时期,儒、佛、道各教的学说与教理都得到极快的发展,火袄、景、摩尼、回诸教亦被包容。为了在更高一级的文明中生存,以昭武九姓为代表的粟特人,反倒是加快了汉化的过程。唐代中央“兼容并蓄”、“优渥诸胡”的政策,一定程度上促进了“开元盛世”的到来。
 
然而,“安史之乱”的爆发,使得大唐太平盛世的盛景成了昨日黄花,社会矛盾加剧。至唐武宗时,终于发生了“灭佛事件”,也许表面上看,佛道之争是诱因,实际上免征赋税徭役的寺院,成了人们躲避战争与饥饿的避难所,正如辛替否在《兴佛寺奏》中所说“十分天下之财,而佛有七八”,刺激了中央政府对过快扩充寺院经济的佛教痛下杀手。
 
武宗灭佛,连带了大秦、穆护、火袄三教,按“三夷教”三千教徒还俗来看,由于景教放在首位,可能人数略多,但无论如何不会到两千人。武宗灭佛的政策执行得并不长,会昌六年(846年)三月,武宗驾崩,宣宗即位(846年--859年在位),由于他年少时当过和尚,并精于佛法,所以上台后一改武宗灭佛的政策,大中元年(847年)润三月,宣宗正式为佛教“平反”,佛教由此重新恢复了元气。
    
关于景教衰亡的原因,这方面的论述可谓汗牛充栋。无非是不重视向百姓传教‘过分依赖统治者;丝绸之路交通不便,景教传教士后续不济;缺乏中国传道人等。然而人们不禁要问:“灭佛事件”时间并不长,佛教可以再振,景教为何不行?可能禁止汉族信教也是一个原因,正如佐伯好郎所说:“景教毕竟是个外国的宗教,而且也只是外国人的宗教。”
    
此外,可能被忽视的一个原因,就是景教与昭武九姓的关系。安史之乱的始作俑者安禄山、史思明皆系昭武九姓,安禄山原姓康,前文已论,不再赘述。史思明是史国人后裔,这场叛乱,致使唐朝国力空虚,甚至不得不借兵回鹘,才勉强镇压了叛乱。但统治者对叛将恨之入骨,粟特人从此不再受到重用,其宗教也受到排斥。粟特人流行的宗教恰巧是火祆教和景教,因此,这两种宗教甚至在民间也受到排斥。尽管今天我们尚未看到唐代官府正式的禁令,但对比摩尼教,似乎可以看出些端倪。摩尼教的信奉者主要是波斯人,唐以后继续在明间流传,发展为后来的明教。而景教则在灭佛声中逐渐退出了历史舞台。所以,一定程度上,景教的衰落也有为安史之流背书的意味。
    
总之,昭武九姓虽然只是历史长河的一圈涟漪,但因其直接影响了中国历史的进程而意义深远。作为粟特人信奉的主要宗教之一,景教在特殊的历史时刻成了特殊的过客,这些深深值得今人不断反思。景教碑所说“睢道非圣不弘”。东晋道安法师也说“不依国主,则法事难立”。都说明了统治者权力的影响,虽然我们不能绝对地夸大这一因素,但长久得不到百姓支持的宗教一定是短命的,也正因为如此,像佛教那样融入民族文化之中,才不会随着统治者的喜好而兴衰,基督教正应为此而努力,从而有益于整个社会。
 
 
《天风》2014年3期28--31页求索思考,2014年7月01日22:20扫描,2014年7月16日15:34审核校对。作者:中国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副主席、秘书长(代)徐晓鸿。更多《天风》2014年第3期文章, 欢迎点击基督教传媒http://www.jdjcm.com/wenzhai/576.html和QQ1442160806日志http://user.qzone.qq.com/1442160806/blog/1410618108阅读(图文比网站里的更精彩)。
(责任编辑:admin)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