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稣爱你!上帝祝福你!

基督教传媒

当前位置: 首页 > 地方教会 > 教会史料 >

银丝织冠冕,路径滴脂油 ——记范爱侍牧师的百

时间:2015-05-02 21:45来源:《天风》2014年9期 作者:杨曙光 点击: 评论
1940年,范牧师从时迁沪上的金陵神学院毕业,将自己的名字,蕴含爱仕途之意的“范爱仕”改为“范爱侍”,决志一生侍奉上主。
 
2014年6月7日的宁波,晴空万里,满目苍翠,呈现出一片生机勃勃的昌盛景象。这是美好的时节,也是临近大家爱戴的范爱侍牧师99岁生日的日子,浙江省宁波市基督教两会为其在百年堂举办百岁寿庆感恩聚会。
    
年届百岁的范老牧师,满头银发,精神饱满,容光焕发,思维敏捷,就如栽于耶和华殿中发旺的棕树,又如黎巴嫩的香柏树般结实,一如松鹤长青,长存生命丰盛之美感。
    
感恩会上播放了展示范牧师百年人生的PPT,这把我们的思绪带到了几十年前那峥嵘岁月……范牧师的一生充满传奇性、戏剧性:他的人生之路虽然曲折坎坷、跌宕起伏,却有救主时刻做他前导;他虽经历死荫的幽谷,却因主同在不至遭害。
    
作为晚辈的笔者结识他老人家已有20多年了,对他的经历也知晓点滴,为了更深地了解、挖掘,仲夏的某个午后,笔者专程前往范牧师家里采访,对他充满传奇同时也是见证神恩的一生得以明晰与感怀,由此对这位世纪老人的敬意油然而生,更感悟到圣经话语的宝贵:“(神说将)蝗虫……那些年所吃的我要补还你们。”(参珥2:25)这也是范敉师一直所感慨的。
约珥书2:24 “禾场必满了麦子,酒榨与油榨必有新酒和油盈溢。  2:25 我打发到你们中间的大军队,就是蝗虫、蝻子、蚂蚱、剪虫。那些年所吃的,我要补还你们。” 
 
蹉跎岁月,传奇人生
    
范牧师祖父范三多为宁波市海曙区段塘人,是一位职业打船师,也是基督新教传入中国后的第一代信徒。他为逃避太平天国战乱,去象山石浦泊港为渔民修、造渔船,同时也把基督福音传到那边,建立了象山县的第一所教堂。其父范冕卿遵照祖父嘱咐,做了传道人,并受宁波教会派遣,去镇海城关建立了该县的第一所教堂。其母顾秀贞毕业于西方教会在中国开设的第一所女校——宁波崇德女校。她利用镇海教堂的房舍,开设了全县第一所女校,开启了该县女子教育的先河。
    
青年范牧师多才多艺,不但各科学习成绩优异,而且在写作、声乐、体育、军训等各项上都很见长。他17岁时进宁波教会中学就读高中,曾获得过全省高中学生暑期集中军训头名奖及特刊征文奖;在金陵神学院时与另三位同学自组男声四重唱,被誉为“金陵四声”,并多次应邀在上海教会重要场合献诗,两次应邀在美驻沪海军第四联队礼拜中献唱。 
 
上世纪30年代,在宁波府前堂听了中外著名布道家艾迪、龚斯德及赵世光牧师的讲道后,范牧师爱上了福音。他深信,基督福音能改造人心,改造社会。他内心受到了强烈的呼召,毅然献身于崇高的传福音事业。
 
高三时,美国教会拨来专款,保送一名品学兼优的学生升读医科。医科本是他所喜爱的,且其数理化及英语成绩,为全班之冠,他最有条件申请这一机会。但他已经许愿于传福音事业,虽然这一许愿,在人前并无约束力,但在神前却不能食言,因此他的内心起了激烈的争战。经过长时间的灵欲争战,范牧师终于坚持了奉献初衷,于高中毕业会考取得优异成绩后,毅然进了神学院。
 
1940年,范牧师从时迁沪上的金陵神学院毕业,将自己的名字,蕴含爱仕途之意的“范爱仕”改为“范爱侍”,决志一生侍奉上主。时值抗战,因沿海遭到封锁,范牧师暂时留在上海沐思堂侍奉。翌年,太平洋战争爆发,日军进入租界,教堂被占用,他失去工作。不久有两个机会临到他:一是其大哥工作所在的海关,有内部招考机会;另一是其亲戚朋友介绍的交通银行一管理层工作的机会。但范牧师不愿背离侍奉初衷,因此皆婉言谢绝,并找机会回到宁波教会。
 
1946年始,他在循道公会宁波开明讲堂任牧职。新中国成立后,教会摆脱了对外国差会的依附,走上三自爱国道路,范牧师先后被选为循道公会宁波教区主席、宁波市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主席及中国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委员,多次出席全国性基督教会议。同时,他又是政协宁波市委员会第一、二届委员。
    
如果说以上故事尚且波澜不惊的话,那这以后的经历于范牧师而言,则是以“波涛汹涌”来形容也不为过。
  
 1957年10月28日至12月4日,中国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常委会第十次(扩大)会议在北京新侨饭店举行,时年42岁的范牧师作为宁波基督教的唯一委员莅(lì)会,会议的主题是反右学习,但让人始料不及的是,宁波有人向会议寄去了一份所谓的揭发材料,范牧师由此成了会议批判的“活材料”,而被打成右派,成为全国基督教最早“划右”的5人之一,并被停止牧职。一夜之间,范牧师成了“人见人避”的“阶级敌人”,在那个政治挂帅的年代,这个心理落差是不难想象的。
    
那一年的11月6日晚,窗外亮起一阵阵腾空而起的焰火,那是为了庆祝俄国十月革命40周年。绚丽的夜空,热闹的气氛……此情此景与自己的凄凉境遇形成了巨大的反差,范牧师心头涌动着孤寂、屈辱,不由自主地往饭店楼顶上走去,他想纵身一跃,就像一片树叶随风而去,以此解脱切。但是,这时,他的心里出现了一个声音:“你不可
跳!”就像当年神子受撒但试探一样,耶稣斥责其“退去”!范牧师效法基督脚踪,悬“崖”勒步。但由此付上了沉重的代价:无情的挨批、痛苦的改造、屈辱的人生、艰难的岁月……
    
从1957年被划右派到“立革”结束,风风雨雨,一路走来。范牧师被迫离开教会,与宁波稍晚同被“划右”的几位教牧人员,先后到北郊路基督教坟山劳动,用撬棍、铁锹把2000余座坟墓拆平;到街道工厂干体力活:时值全民大炼钢铁,他白天为甬江酒厂拉手拉车,晚上还要手工敲矿石;接着,修铁蹄、种田、犁地、放牛、养鸡、做竹匠、刷油漆……超负荷的劳动致使他的身体每况愈下,脊椎骨被压弯,又肺病缠身,不时咯(kǎ)血……
    
他这样勤奋劳动,希望及早“摘帽”,但是,皆属徒劳。到了1966年,“文革”开始,已戴上“右派”帽子10年的他又首当其冲,成了“当然”的“牛鬼蛇神”,处境越发艰难。那真正是风声鹤唳(fēng shēng hè lì:唳:鹤叫声。形容惊慌失措,或自相惊忧)、人人自危的年代。有一天,他在煤球厂劳动时被人带走,事由仅仅是其香港的胞妹念其生活艰辛,托同乡带了些许衣物钞票,这就成了里通外国的“特务”,又是整整两个月的交代、一年半的关押与公众批斗……
    
“长夜漫漫何时休,黎明曙光早日来”,范牧师只有在心里每天祈求上帝,让这一切灾难早日结束。 
 
浴火重生,重被主用
    
圣经说:“压伤的芦苇,他不折断;将残的灯火,他不吹灭。等他施行公理,叫公理得胜。”(太12:20)
    
1978年5月3日,年已花甲的范牧师终于收到了“摘帽通知书”。至1986年,以前的所谓“右派”、“特务”等莫须有罪名终于被彻底平反,作冤催错案定性。这时的范牧师已63岁,他重整旗鼓,先是做些英语资料的翻译工作,后又被聘至宁波师范学院教了三年英语。其间还刻印讲义,常边推油墨棍,边哼着赞美诗。当年的学生现在回忆起来还很感动。
 
1979年4月8日,宁渡百年堂复堂,成为“文革”后全国第一个开放的基督教堂而载入史册,彰显了神在神州大地的奇妙作为!范牧师终于重新站上讲台。他第一次讲道的题目是“忘记背后,努力面前”,勉励大家向前看,从挫折伤痛中站起来,把下垂的手、发酸的腿,重新举起来,奔那摆在前面的路程,仰望为我们信心创始成终的耶稣,同心合意,复兴主工。而他自己也正是这样努力践行的。
    
百年堂复堂后,范牧师成了百年堂的主任牧师,并担任市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的副主席及新成立的市基督教协会会长,他还是省基协副会长。他一直在暗暗使劲,一定要把那失去的22年之久的岁月补回来,尽自己的力量,多为主的教会做工。
 
从此,他主持省、市的教会工作,常年奔波于杭、甬之间。1984年起的5年之久,还担任新开办的浙江神学院院长一职,积极培养新一代教牧人员,使教会后继有人。如今,他的学生遍布全省各地,其中许多人,担任着全国、省、市、县各级基督教两会或教会的重要职务。90年代,他返回宁波,继续投入到市基督教两会的工作中,并担任政协第七、八届特邀委员,第九、十、十一届常委,积极参政议政。
    
当时,由于省神学院招生名额有限,从省神学院卸任回甬的范牧师,倾听各地的呼声,与同工们商量后,决定成立宁披市基督教培训中心。中心为全日制,学制两年,他被推选为中心主任。至今,培训中心先后有5届130余位学生毕业,为基层教会培养了传道人,缓解了“羊多牧少”的局面。
    
上世纪90年代,社会上对敬老事业日益重视,范牧师鉴于教会内老年人较多的情况,建议市基督教两会开办一所敬老院,得到了同工们的支持,经过种种努力,“基督教永恩敬老院”挂牌开张,90余张床位几无空置,老人们在宽敞明亮的房间里享受着安逸的晚年生活,并有小型礼拜堂满足他们的灵性需求。
    
身兼数职,范牧师有许多教务、事务性工作要处理,但他又是个喜欢“忙”的人,他充分利用时间,用他擅长的那支笔来赞美神,传递主的信息。作为中国基督教神学教育委员会委员,他受邀为全国基督教两会编写义工培训教材《基督教简史》;也为市政协《宁波文史》提供许多文章;还出版了《他名称为奇妙》、《自然啊,休姓什么?》、《往前走》、《实用宣道法初探》等专著及担任《荒漠甘泉》全译本的校译。更难能可贵的是,他以近百岁高龄受邀为在编中的《宁波基督教志》一书提供许多他亲力亲为、鲜为人知的宝贵资料;去年(2013年),中国基督教两会还出版了他的回忆录《回忆百年侍奉路》一书。真是位笔耕不辍的老仆人! 
    
爱神爱人,后辈楷模
    
范牧师爱主,顺服主,就是在最艰难的时候也不离弃主,这是他的坚定信仰和正直无伪品性的最好写照。同时,他又是爱人如己、谦卑为人的典范,是后辈效法的好牧人。范牧师对他人既充满爱心,同时也坚持原则、当面指正,深受同工的爱戴。
    
“1986年秋,我在浙江神学院学习,院长范牧师给我的印象非但是日理万机,挑灯夜战,而且以严谨、细致、踏实、节俭的生活和工作
作风赢得师生的尊敬和敬爱。记得有一次做作文,一直来粗心大意的我把‘马太福音’的‘太’写成‘大’字,就这么一点之差,也逃不过范牧师的秋毫明察,他在批改时用红笔重重地一加,一个小点。以致后来我都有点害怕他的‘认真和细致’,不敢马虎。”这是现任中国基督教协会副会长单渭祥牧师发自内心之言,想必读者看了也会为之动容。
    
年轻时的范牧师就是位扶危济困、恤弱怜贫的人,他为贫困子弟谋生计,为穷苦人开刀打针。就是在人生最艰难的动乱年代,他也会冒着随时被人举报的风险,义不容辞地上门为病危的信徒作祷告。同样,在动乱岁月里,处境已如履薄冰(rú lǚ bó bīng:履:践、踩在上面。象走在薄冰上一样。比喻行事极为谨慎,存有戒心)的他,还自写一张大字报“批判”自己,目的是为了不连累信徒,因为“反右”时,他所在的开明讲堂堂委无人“揭发”他。
    
这里还要着重提到范牧师与爱妻,他们几十年相亲相爱、风雨同舟。他有一段话表达了对妻了的真挚情感:“我的妻子全心全意地支持我走奉献道路。在我‘划右’后,她从不另眼看待我,还说:‘我深知你的为人。’当时我家被迫搬离教堂,自找民宅居住。我开始劳动改造,从此低头做人,曲身劳动。妻子则搞缝纫,共同养活一家七口,直到夜尽天明。我深深感到:同安乐的女子随处可遇,其患难的伴侣天涯难觅!”
 
为此范牧师还饱含深情地写了一首诗纪念爱妻:“又逢秋菊盛开时,清高淡定如当年。柔情雅意今犹在,叫我如何不想念?”现师母已先他而去21载。 
 
是的,“怜恤人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蒙怜恤”(太5:7)。百岁老人范牧师常说:“神让我经历无情的锤打与熬炼,正是为稍后要托付我更大的任务做准备。我感恩!”感恩上主赐福范老牧师如摩西年老时精神不衰败,眼目不昏花;又如栽于耶和华殿中的香柏树,年老时
仍结果不止。真是:他以银丝织成荣耀冠冕,他的路径滴下恩典脂油!
    
仲夏的夕晖,透过婆娑(pó suō:盘旋舞动的样子)的杏树,穿过木牖(yǒu:窗户),照在爱人敬仰的老仆人身上,谈了近两个小时的老人神情恬静、安详。是的,生命的晚霞,就像他的人生一般静美而绚丽,而他背靠着的是耶稣基督这块坚固的磐石!
    
这里借用2006年1月笔者致范老牧师的新年贺卡中的一首自撰古体诗(非七律),来表达笔者对他老人家的无比敬意并由此结束本文:
    
传奇人生多蹉跎,
峥嵘岁月难言说。
栖栖浊世遭谣诼,
铮铮铁骨彰卓荦(luò:杂色牛,引申为杂色)。
谆谆教诲铭心头,
拳拳侍主作楷模。
神赐忠仆福无涯,
光照耄耋(mào dié:八九十岁)日不落。
 
 
《天风》2014年9期49--52页人物专访,作者:浙江省宁波市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副秘书长杨曙光。2015年2月9日礼拜一21:22扫描,2015年3月28日礼拜六14:51审核校对。更多《天风》2014年第9期文章, 欢迎点击基督教传媒http://www.jdjcm.com/wenzhai/920.html阅读。或者打开QQ1442160806日志http://user.qzone.qq.com/1442160806/blog/1429966965阅读(图文比网站里的更精彩)。飞信:608122883(手机13857228072浙江舟山)。欢迎您加我为飞信好友(或将您的移动手机号码发给我,我加您为我的飞信好友),我就可以经常给您发送基督教传媒http://www.jdjcm.com里的优秀段落!
(责任编辑:admin)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