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稣爱你!上帝祝福你!

基督教传媒

当前位置: 首页 > 信徒生活 > 见证如云 >

天使手记

时间:2017-06-20 20:43来源:《教材》2016年5期 作者:郑慧 点击: 评论
在他们的内心深处无时无刻不在喊着:“你若懂我,该有多好。”有时他们也会静静地坐在我们身旁,用温柔的眼神告诉我们:“你不懂我,我不怪你。”
“只要仍然有陌生人;只要仍然有饥饿、赤身和患病的人;只要仍然有囚犯、难民和奴隶;只要仍然有人在身体上、精神上或情绪上有残障;只要仍然有人失业、无家可归或没有土地,这个从审判的宝座上发出的问题仍然会挥之不去:‘你在我这弟兄中最小的一个身上做了什么?’”
--卢云神父
    
在美丽的春城昆明,有一座美丽的教堂--三一国际礼拜堂。这个有着8000多会友的教会有着大大小小30多个团契,其中有一个很特别,叫“天使团契”。有人问说,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参加的团契才配叫“天使团契”啊?我说,你们来看,就是他们,一群天使,上帝派到人间的天使--残疾的弟兄姐妹。这个囝契是由脑瘫、自闭、失明、聋哑、智障、精神障碍、肢残等各样残疾的弟兄姐妹组成,犹如一个“交响乐团”,以不同的乐器与和谐的旋律共同颂赞上主的荣耀。
    
天使故事:浦莉坤(女,10岁,轻度自闭)

“上帝会叫我小妹妹吗?”
 
浦莉坤小时候不会说话,到六岁才说出第一句话。去年刚来教会的时候,话也很少。有时拿头撞墙,有时赖在地上哭闹不起来。她妈妈请我们为她祷告。在爱的团契中一天天地成长,她的话也越来越多。现在她是整天不停地说话,以致她妈妈又要我们代祷,让她的话少点,让人哭笑不得。
    
她一天里有千百次千万种问。这孩子一直很好奇上帝到底是一位怎样的上帝。
  
“上帝认识我吗?”
  
“上帝会叫我小妹妹吗”’
  
“上帝会和我玩吗?”
  
远离人的自闭儿反而与主亲近,真是神奇。她心中想望的上帝,是一位愿意和她一起玩的上帝。若不是自闭儿的家长,谁能理解这些孩子要找个玩伴是多么地困难呢?
    
在这个世界,被千万次地拒绝;在主里,却是永远地接纳。
    
“上帝和主耶稣是邻居吗?
    
有时,她会思考一些神学问题,相当难回答。
    
“牧师,上帝住在天上,主耶稣也住在天上,他们是邻居,对吗?”
    
“主耶稣钉十字架,我也要被钉吗?”当听到说主耶稣已经替我们钉了十字架,我们不用再被钉了,她竟然雀跃欢呼,“我不用钉十字架了,我不用钉十字架了!”
    
我们,已经有多久没有为救恩欢呼了?
 
“上帝过生日啦!”
    
圣诞将至,天使团契一遍又一遍地练唱诗歌,整个教会每个角落都散发着节日的气息。浦莉坤问说:“圣诞节是做什么的?”我们告诉她是庆祝主耶稣降生的日子。她听明白了,几天里都一直在欢呼:“上帝过生日啦!上帝过生日啦!”
    
孩子的天真让人怨俊不禁,她的话一下把人的目光从地上引到天上。
    
“你的杯我能喝吗?”
    
有一天听完讲道,浦莉坤深深着迷于主耶稣问门徒的话,“我所喝的杯,你们能喝吗?”于是一整个下午就追着我问“杯”的事。
  
“主耶稣的杯,我能喝吗?”
  
“老师、你的杯我能喝吗”
 
……
 
孩子,我的杯,你可以喝,我也希望你举起牧者之杯,成为上帝话语的出口;只是,孩子,你的杯,我却没有勇气去接受,去举起,去喝下。残疾之杯,有多苦,主知道。而残疾孩子的家长,他们的杯,又有几人有勇气去喝呢?
    
有一位母亲,她已经80多岁了,却还器照顾50多岁智障的孩子。50年的时光,那杯有多苦,只有喝过的人才能体会。可是,老姐妹却时时赞美,天天感恩。她大老远地从南昌打来电话,特别欣喜地告诉我“牧师,我的孩子会祷告,三年他学会了六句祷告词!”那天,春城下起了大雪,真担心我的眼泪会成飘雪,会结冰。三年,六句祷词,半年六个月180多天学一句,一天里要重复多少次儿子才能记住?这位母亲的信心与耐心令人震撼。
  
她的杯虽苦,好在有主陪她一起喝。
    
“上帝的眼睛是什么颜色?”
    
挪威的一些弟兄姐妹来探望天使团契的孩子们,中午一起吃饭。浦莉坤端着碗挨过来坐,我知道估计是吃不成饭了。果然,她看了下两位挪威弟兄的眼睛,然后就开始问各种关于“眼睛”的问题。
    
“叔叔,为什么你们的眼睛是蓝色的?”
 
挪威叔叔说:“上帝把我们的眼睛造成这种颜色的。”
 
“哦,上帝把你们眼睛造成这样了啊。”
  
“叔叔,叔叔,那上帝的眼睛是什么颜色的呢?”势态开始严峻了。
  
挪威叔叔--:“上帝的眼睛没有颜色。”“哦,不对。”她放下碗筷去和其他小朋友踢球去了。挪威叔叔--:“上帝的眼睛有各种颜色”“哦,好像也不对。”她开始埋头扒饭。
    
真希望全世界的神学家都聚集到昆明,来回答浦莉坤的各种提问,当她的牧师我已经是相当吃力了。
    
“你是上帝的孩子吗?”
    
浦莉坤受洗了,特别开心,她知道自己是上帝的孩子了,就觉得这个身份很特别,总想知道别人是不是和她一样,也是上帝的孩子。
    
天使团契时常会来一些还未信主的孩子,浦莉坤一见新来的孩子,就跑去问人家,“你是上帝的孩子吗?”问得人家一头雾水。见小朋友回答不上来,她又转去问家长,“他是上帝的孩子吗?”新来的家长觉得挺尴尬的。
    
智障孩子晓琦的妈妈就来教她说:“莉坤,你不需要问他们是不是上帝的孩子,慢慢地,他们就是了。”“哦,不可以问。好的好的。”
    
可到了下一星期,她见到新来的小朋友,又跑去问“你是不是上帝的孩子?”才问完,突然想起阿姨的话,赶紧捂起嘴,“晓琦妈妈说了,不可以问,不可以问。”搞得大家哭笑不得。
    
看来“上帝的孩子”这个身份已经深深刻在她小小的心灵里了。她渴望每个小朋友都和她一样成为上帝的孩子,因为这是无比荣耀的身份。
 
“你的牧师服是上帝给你的吗?”
    
和自闭孩子长期接触,大家都会感慨为什么他们长得都如天使一般,男的帅,女的靓,他们的颜值之高令人惊叹。浦莉坤也不例外。她长得异常美丽,人见人爱。她也很喜爱漂亮衣服,总是问许多关于服装的问题。
    
她看着我穿的牧师服领子有点特别,就来问我。
    
“你穿的是什么衣服?”
    
“牧师服。”
    
“牧师服是什么意思,你为什么要穿它?”
    
“是代表我是牧师。”
    
“哦,你的牧师服是上帝给你的,对吧?”
    
神圣感油然而生,她的话把我带回到接受神圣牧职的那一刻。这孩子的思维完全不像地球人,我真怀疑她是上帝特别派到我身边,来时时提醒我的身份的。
    
“牛奶去流浪”
    
和自闭的孩子在一起,总有许多的惊喜。他们是诗人、哲人,太过高深。也或许,他们根本就不属于这个世界,地球人如何能懂他们的心思呢?
    
浦莉坤时不时就给我几句值得我时时吟诵的诗句,诸如“牛奶去流浪”、“叶子在风中睡觉”什么的。我想,这些句子的美,原因之一,在于他们的思维不受限,静的在他们眼里可以是动的,如牛奶;动的在他们眼里可以是静的,如风中的叶子。
    
有天自闭儿杨柯突然问我:“地球什么时候才亮?”惊得我目瞪口呆。太过深奥了,自闭孩子都是先知啊。这个世界够黑暗,真理盼你们孤寂的世界里有光。
    
想起《小王子》里面那个点灯人。第五颗行星,很小很小,只容得下一盏街灯和一个点灯人。当他点亮街灯,就好像催生了一颗星星或一朵花。他的星球太小,容不下两个人。
 
每个自闭孩子都有一颗自己的星星,他们都是自己星球的王子公主)和点灯人。他们的星球很小,只容得下一个人,一盏灯。
 
一颗星,一盏灯,一个人,注定是孤独的。
 
朋友说,把他们的句子连在一起,是一首好美的诗。
 
“牛奶去流浪,
叶子在风中睡觉,
地球,什么时候才亮?”
果然!
 
《你若懂我,该有多好》这首诗似乎是为他们而写:
“每一个人都有一个死角,
自己走不出来,
别人也闯不进去。
我把最深沉的秘密放在那里。
你不懂我,我不怪你。
    
每一个人都有一道伤口,
或深或浅,盖上布,以为不存在。
我把最殷红的血涂在那里。
你不懂我,我不怪你。
……
 
一路走来,
你若懂我,
该有多好。”
    
这首诗如同一个自闭孩子深沉的告白。在他们的内心深处无时无刻不在喊着:“你若懂我,该有多好。”有时他们也会静静地坐在我们身旁,用温柔的眼神告诉我们:“你不懂我,我不怪你。”
    
亲爱的朋友,坐下来,静下来,陪陪他们,听听他们的心声。我们若懂他们,该有多好!
 
 
《教材》2016年5期93--99页见证。2017年1月20日礼拜五21:55扫描,2017年5月17日礼拜三10:00审核校对。
《教材》2016年5期汇总http://www.jdjcm.com/wenzhai/1936.html
《教材》2016年4期汇总http://www.jdjcm.com/wenzhai/1910.html
《教材》2016年3期汇总http://www.jdjcm.com/wenzhai/1885.html
《教材》2016年2期汇总http://www.jdjcm.com/wenzhai/1778.html
《教材》2016年1期汇总http://www.jdjcm.com/wenzhai/1755.html
《教材》2015年1--6期汇总http://www.jdjcm.com/wenzhai/1541.html
微信:13857228072
 
(责任编辑:admin)
------分隔线----------------------------